查看: 21921 | 回复: 39

[玩乐户外] 澳门十大正规赌博网站

    [复制链接]

1

主题

23

帖子

23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莆币
0
发表于 2018-11-7 17:5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故人庄 于 2018-11-7 18:00 编辑

九峰山,那不朽的“海军顶”
——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战友们
文/图    林永涛

    地处福建省莆田市涵江镇(现涵江区梧塘镇)九峰村,面朝东海兴化湾的第一道山峦屏障。海拔639米。
    海军某部曾经的前哨阵地。1963年测试,1965年进驻,1981年撤离。战绩辉煌。
    那是一个巴掌大的所在。两个山头夹中间一块三五亩见方的平地。山头分属1、2号阵地,中间山谷为油机、医务、炊事、招待所及操场等后勤保障、队列训练区域。主要战备勤务设施和人员部署在1号阵地。2号阵地为预备阵地。
    那是一个生活极其艰苦之处。水、电、路不通。终年饱受大雾、潮湿、强风等恶劣气候影响。所有的生活、战备物资全部依靠人力,由山下的东南大队社员肩挑背扛上来。食材的标准是有或无,而非新鲜与否。
    那是一座战斗力极强的军营。每一个从此走出的军人,不论走到哪里,从事何种职业,带去的是过硬的本事、杠杠的作风。
    那是一座官兵和谐的大熔炉。一身硬气的铁汉子,一旦脱下戎装,通过2号阵地离开军营,回望不见营地时,必定潸然泪下......
    九峰山,一个令几代海军官兵魂牵梦绕的地方。曾经战斗在这里的火热岁月,时刻在脑海中重现,在胸腔里滚涌。当年的阵地怎样了?上山的小路还有吗?并肩战斗的战友们还好吧?
    经年累月,一种挥之不去的欲望在不停地召唤,一股抑制不住的激情蓄势待发。公元2018年10月,在九峰山阵地撤站37年之际,熟知战友对“第二故乡”无限眷恋之情的莆田战友,热忱地向外地战友们发出了重上九峰山的邀请。这深情的呼唤,似集合的号角,吹醒了我的“思乡梦”;如擂响的战鼓,催动我迈开远行的步伐。终于,集聚多年的能量如火山岩浆般自心灵深处喷涌而出。放下一切,18日凌晨4点,我赶到株洲火车站,踏上了从贵州开往福州的K476次列车,向心中的圣地进发。正如富增兄所言:“千里急急赴闽东,神驰心往向九峰。”
    当晚20点10分,列车准时到达福州车站。换乘8点30福州开出的D6239次列车,21点14分抵达涵江火车站。下车走到面对出站口的站台,我远远地便认出了前来接站的同年战友,前大队部电台报务员黄锦狮。一阵激动,上前一个拥抱,就手来了一张随手拍。
    入住涵江建成宾馆,与莆田战友,原大队部技师林金坤、二站技师李金模和前期到达的北京战友杨秉洪、陈松林、赵晓平、赵建伟一一见过。面对从南京赶来的,最晚作出决定,却第一个到达,彼此早已在微信群中神交并约定当晚同房的“九峰山”——张义明战友,我忽然感觉是那么的眼熟。经过深入交流,原来34年前,我们曾经共同在浙江苍南的鹤顶山有过短暂交集,并肩战斗。只因岁月的蚕食和网络的马甲,割裂了我们的记忆,屏蔽了我们的思维。
    19日起床洗漱后,急于目睹涵江全貌的我,直奔宾馆楼顶而去。无奈楼顶乃机房重地,有铁将军把门,我只好折返至顶楼走廊尽头隔窗瞭望。眼前的涵江已是高楼林立,把九峰山的主峰都遮挡了。连片的建筑一眼望不到头,公交、高铁穿梭其间,远不是租坐自行车后座解决交通的当年了。来到宾馆餐厅,我虔诚地盛了一碗地瓜稀饭,仿佛是细细品尝家乡的味道,寻找那少小离家老大归的感觉。
    用罢早餐,我们先期到达的“第二故乡还乡团”的部分战友们,慕名来到方善光战友(曾任海军东航政治部秘书处处长)位于原东南大队东南村的家中,参观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型个人收藏馆——《方寸斋》创意艺术馆。善光战友从军期间,曾三次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首长的接见。集邮和收藏是他坚持50多年的业余爱好。退休10多年来,他自费举办了八次大型的专场展览,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其简历和收藏成果被收入《中国优秀人物大典》、《中国转业军官风采录》、《中国姓氏文化名人辞典》和《世界名人录》等辞书。欣赏着琳琅满目的展板和一件件珍贵的展品,我们无不为善光战友的执着精神和超高品位所折服。
    从善光家参观出来,我们沿村路,寻觅当年的记忆,查找过去车库旧址;远眺九峰山,研究次日的登山路线。大家走走停停,不一会就来到了九峰村的村口。围绕着新建的“九峰村”三字碑流连拍照,恰似一股乡愁获得了释放,倍感亲切。在过去通往登山小道的路旁,林金坤技师特别询问当地住户,原来的山路是否可以行走,期待能够带领大家沿过去的老路上山,体会更多的昔日感受。听说有人在山腰种植枇杷,或可继续沿老路上山,我们不禁一时窃喜。事后被告知此路不通,大家还好一阵懊恼。
    接近中午,正在江苏溧阳出差的二站退伍通讯员,湖南老兵戚玉林,安排好公务后也辗转抵达涵江,被黄锦狮接到了《方寸斋》参观。好客的老战友善光夫妇,为了体现战友情谊,几天前就与莆田战友约定,要安排家宴招待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今天,老两口亲自采购、下厨,精心准备了一桌地道的涵江特色菜肴。此时此刻,紧挨着九峰山,在原东南大队所在地,品着美食,端着酒杯,想起善光战友的夫人曾经还身为东南大队社员送货上山,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下午,刘银杰夫妇、张富增夫妇和汤兴光战友分别从深圳、南京拍马赶到。晚上,从山东淄博出发的谭金栋、张昱两战友也按时抵达。借着晚宴,大家一顿畅聊,回忆美好往事,憧憬次日重上九峰山的动人时刻。原2分队分队长,75岁高龄的谭金栋激动地说:“我这次来特别有意义。我  1968年10月分到部队就上九峰山,一直到1978年10月转业下山。现在正好是2018年10月,三个8,都在10月,多有意义啊!”他接着说:“有人说,你年纪这么大了,上的去吗?我说,上不去,我到山脚下抱抱石头也心满意足了!离开这么多年了,这一辈子总想着这个地方。就像要来还这个愿似的。来了这一趟,怎么地,值啦!”
    九峰山,地理学名为嚢山,山势一列如屏,绵延数公里长。山麓裸露众多花岗石,峥嵘林立,形态各异;山上峰峦复叠,参差争耸,石群垒列,状如莲瓣,明清之际文人美其名曰“古囊列巘”。如今,美景依然,被称为莆田胜景之一,是当地户外旅游爱好者的最爱。然而,由于过去有一只神秘的海军部队驻扎于此,至今仍有建筑残留遗存,在莆田人民的心中,这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故事,这里是一处令人敬仰的神圣之处,这里已习惯地被尊称为响亮的“海军顶”!
    20日早餐后,在莆田战友林金坤技师、李金模技师和黄锦狮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先乘车来到方善光家集中。就像老兵马春明所描述的,“因为当年十七八岁的青春在那儿,因为当年守疆卫国的岁月在那儿,因为那儿的一草一木,那儿的营房,那儿的山峰,那儿的泉水......”,满满的诱惑,使早已急吼吼的“还乡团”成员,简化了规定科目战前动员,仅完成了出征前豪气冲天的集体照,便带着善光战友授予的登山装备——拐杖,踌躇满志的出发了。
    由于山头阵地荒废,过去部队上山的路因长期无人行走,早已荆棘遍地,杂草丛生,无法辨认。此后,当地登山爱好者新辟了两条路线:一条是从囊山寺右侧拾级而上至天元岩,再沿陡峭险峻的山路上行。此路多岩石,有爬行路段,距离较短;一条是从九峰村九莲胜境牌坊进山,到顺风亭后改小路穿林而上,此路坡度较缓,多草木,路程较长。考虑到我们这支登山队伍年龄较大,为安全起见,莆田战友选择了从九莲岩路线上山,并增派兵力,调莆田老战友王俊英、蔡金元保驾护航。
    九莲胜境牌坊巍峨高耸,屹立在山前道旁。上撰一联“胜地湧九峰雄峙兴化大地,灵境开莲座喜迎八方来客。”由此而入登山,其意恰如其分。此时,两日不见的阳光已透过云层洒向大地,早起阴云密布的天空被撕开了口子,露出了蓝天。队伍在此再次集结,稍作停留,整装吐纳一番,开启重登九峰山的圆梦之旅。
    队伍首先穿越九峰村,行进在古老民居与现代农舍之间。看惯了现代建筑,那以青石为基,黄土垒墙,红瓦盖顶的闽风民居,在阳光照耀,绿树掩映下,透着淳朴的乡风乡情,格外吸引眼球。出村上坡,依山建有一个小型公园,绿地鲜花,分外妖娆。自此至九莲岩,拾级而上,经庆云殿、名山亭、思亲亭,坡度由缓及陡,山景须臾变幻,可谓“初地引人徐入胜”。过顺风亭到九莲庙,位庙前平台凭栏远眺,山下田野村庄、沟渠道路、城镇楼宇历历在目,远处一望无际海天相连,好一处美丽风光。
    景徐入胜,人亦渐乏。毕竟一帮六七十岁的老人了,猛丁来一次强体力运动,高低立显。经晓平战友确认,此时路至山腰,已攀登1200级台阶。一路急行军上来,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按预定行进路线,我们需继续上行至山脊后,沿山脊线向2号阵地前行进入营区。路行至此,人工修葺的道路已没有了,前途路况不明,充满艰险。经研判分析,74岁的领队方善光战友决定,带领体力尚可,打算继续登顶的战友寻路前行,不能继续前行的战友就地休息。于是,主要负责后勤保障的莆田战友林金坤、蔡金元、黄锦狮留下,陪伴年老体弱不便继续前行的谭金栋和陈松林,其余“还乡团”成员,则随着善光等,从顺风亭旁依稀可辨的小路,开始新的登山历程。
    这是一段极其艰难险峻的旅程。通往山脊的一段,是为两边隆起的山坡中间低洼处,经水流冲刷而成,杂草丛生,荆棘遍布,还要穿过一片野生的相思树林,似有路而无路。此时,队伍中年龄最大的善光战友从随身手提的绿色宝囊中,取出一把镰刀,与曾经身为电话班架线员、为九峰山阵地架设电话线的莆田战友王俊英(73岁)在前开路,边走边清理杂草荆棘。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紧随其后。队伍中,刘银杰、戚玉林和我算是山里人出身,相对习惯于走山路。张义明、汤兴光两位兄长虽然从南京来,由于坚定信念使然,始终保持在第一方队。原二站机要员张昱兄满头白发,是位山东汉子,体格略胖,又比我们年长,自觉断后。苦的是北京长大的秉洪、晓平及建伟兄,山路崎岖已是身不由己,加上建伟的腿疾,不得已收容,徐徐而来。好在有莆田李金模技师陪护,一路平安。倒是两位随军家属,刘银杰的妻子丁巧云和张富增的妻子宋兆桂值得点赞。她们不仅始终走在两位先生的前头,而且肩背双份食物及随身物资,担负了后勤保障和激励鼓劲的双重重任。
    登上山脊,碗口粗的松树夹杂着不知名的灌木布满山岗。杂草稀疏多了,路却更加难以辨认。突然看见前方树枝上挂着的一条户外登山者常用的红布路标,这让我心中踏实了许多。证明由九莲岩上海军顶的路就是这里,我们只要沿着山脊朝着军营方向摸索前行即可,前方绝对有驴友趟出的路线。由于给第一梯队的战友们拍摄行进中的照片并实时转发部队战友微信群,我此时已落在了梯队的后面。想给后面的战友拍些照片,听不见动静,也不见人影,难免有些担心他们是否放弃。等了一会,还不见后面的战友上来,赶紧拨通晓平的电话,通报现在的路况。得到他们正在前行,叫我们先走的消息,我急忙向前追去。
    追上兴光兄时,他一个人正在整理行装。他也是上世纪60年代的老兵了,瘦小精干,爱好广泛。听说整编后的部队要做荣誉室,他热情高涨,总想着能为此做点什么。于是,带着无人机、摄像机和相机、脚架,兴冲冲先到部队转了一圈,然后才赶来涵江。本想着把设备带上去好好拍些素材,没想到此山比不得彼山,车上不去不说,路还不好走。自己从未负重走过这样的山路,一帮六七十岁的老战友也比不得当年,自顾不暇,没人能帮他分担更多的重量。无奈之下,他只好轻装上阵,只带着摄像机上山。是故,一路走来有些闷闷不乐。
    超过兴光兄后,看见原二站副指导员,年近七十的富增兄脚蹬皮鞋,正拄着拐棍砥砺前行。富增兄豁达大度,为人和蔼善良,语言诙谐幽默。因为名字中这个“富”字,战友们送其一顶“富农”帽子,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至今仍在不断地接受“批评教育”。虽努力“表现”,勤于“改造”,终未盼来“摘帽”之时。这不,此番圆梦之旅,因他的存在,即刻演变成了“还乡团”,“团长”的桂冠又非他莫属。据说,此次他携妻而来,原是因了一段故事。转业之前,富增兄在我部几个站点都驻守过。唯独在九峰山时,婚后坚决不让妻子来部队探亲,理由就是“苦”。后来驻守一千多米的高山,妻子来队探亲,觉得这已经够苦的了,怎么六百来米高的九峰山就不能去呢?富增兄实话实说:这千米高山还可以坐车上来,那六百来米没路,一个女同志上来下去的不是遭罪吗?这次来九峰山,看得出,嫂子的决心比他还大呢!事后,战友们拿富增兄穿皮鞋登山说话,他赋诗戏答:“山路崎岖只等闲,脚穿皮鞋勇向前,贫富有别看衣装,一样登顶获赞言!”
    到达山脊上一座铁塔时,我跻身向前。环顾四周,脚下已没有了路,都是高过人身的灌木。仔细寻找,地上有一些刚刚被踩踏过的枯枝败叶显示有人通过。向后方富增夫妇招呼过后,我便俯身钻了进去。不久,即听见前方人语。钻出树丛,已是站在一座山包之上,视野豁然开朗,心里明白,目的地已经不远了。尖刀班的善光、俊英、义明、玉林及银杰夫妇欣喜有加,正在欣赏山顶风光。山顶风大,吹得张开花絮的茅草不停摇曳,在阳光照耀下,花絮像羽绒一般泛着白光,晶莹剔透,似乎在像我们频频招手呼唤。远处山峦起伏,青山雾霭中,可见成林的白色风力电塔占据了整条山脊线,是为后山新景。
    稍事停留,队伍再次出发。先向下,再横插,进入一片野竹构成的青纱帐。我在后面且行且拍。忽然山路向上,已然出现一线光明,前面爆发的欢呼声不绝于耳。我赶忙掏出手机,开启录像模式,边走边录,一直走出青纱帐,终于远远地看见了久违的阵地,山头上的工作室,心中的“海军顶”!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战友们喜不自禁,纷纷举着手机拍照录影,记录美好时光。就连一路走来矜持收敛的原二站研译组的义明兄,也绽开笑容,正儿八经的请我以1号阵地作背景为他拍一张纪念照。据他本人介绍,1974至1979年,他在此工作了5年,与战友们结下深厚的友情,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40年后再上九峰山,圆了多年的梦想,那种激动发自内心,源乎真情,此时此刻,怎能按捺得住?其他战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这里属2号阵地范围,但还没有进入营区,看不见全貌。一阵激动过后,心绪渐渐平静下来的我们,重启脚步,踏上最后的征途。莫道山路险,此处最艰难。看似不远的距离,全是一人多高的荆棘。每走一步,都会被荆棘上布满的利刺挂住衣衫,稍不留意,就有刮伤手臂脸颊的危险。我穿着厚厚的牛仔裤,尚被利刺穿透扎了数下小腿,其险可想而知。奋勇突破荆棘阵后,接踵而至的,是一种俗称“牛茅”的茅草林,比一般茅草更加高大粗壮,完全封闭了前进的道路。两指宽的茅叶锋利无比,像一把把利刃交织在一起,棒打不开。若不小心被它划到皮肤,后果难以预料。感谢前行的户外探路者,在茅草的下部开辟了一条“茅洞”,我们得以避其锋芒,猫着腰,低下头,保护好手脸,屏住气息向洞中鱼贯而入。
    约行数十米,出得“洞”来,抬头一看,整个营区尽收眼底。挺直腰杆,舒一口长气,胜利的喜悦从心底升起。找一块裸露的山石,面对着营区,大家缓缓坐下,放松身躯。任山风吹拂,秋阳炙晒,细细端详,慢慢品味。除了1号阵地山顶的工作室和岗楼尚有完整的轮廓,所有的营房都只剩下残垣断壁,且大部分被荒草灌木所掩盖。操场上,只有水泥球场还袒露着胸膛,静候主人。水井周围的广场已难觅本来面目。油机房后的岗楼,头生华发,几乎被荒草淹没。通往山顶的宽阔石阶,惨遭草木侵蚀,仅依稀可辨。山崖巨石上书写的革命口号,经历长年的风霜雨雪,已看不出一丝痕迹。营区密布的相思树,许是思虑过度,等不来远走的故人,失去生存的勇气而尽数枯萎。只有那本该春天盛开的杜鹃花,放不下心中的挂念,于仲秋季节顽强的绽开了几簇,挣扎着点缀山间,迎接着我们的到来。见景睹物,一时间,思绪翻涌,感慨万千。有谭金栋老战友的打油诗《重返九峰山》最能表达我们此时的心情。他虽然未能登顶,但亲眼目睹了九峰山貌,亲手摸到了九峰山的石头。他说:“我高兴,我骄傲,我在山坡上也喊出两句口号:战友友谊万岁!九峰精神万岁!”他的诗,是对九峰山艰苦环境的描写,是对火热军营生活的概述,是对革命乐观主义的讴歌,是对戍边将士的赞美,也是对军民鱼水的褒奖;是战友情深的思念,是精神气概的体现,是所有曾经在此奉献青春年华的海军将士的心声,是九峰山不朽的“海军顶”的真实写照!诗曰:
    “名川俊岭万万千,唯吾独尊九峰山。虎踞龙盘控大岛,天罗地网营盘坚。革命战士立壮志,攻难克艰戎边关。兵似流水茬茬换,梦迁魂绕今返还。
    山势挺拔数百仞,无分阴晴插云间。山岩嶙峋沟壑深,羊腸小路荆刺拦。人登顶峰须费力,汗流浃背透衣衫。肩负重任思战备,一般情况不下山。
    革命战士觉悟髙,战天斗地只等闲。春雾缠绵漫山浸,湿衣潮被起霉变。年内至少一季雾,机房吹衣味亦烦。官兵无人视为苦,耐至日出换笑颜。
    秋季台风来数次,似乎故意要捣乱。风力劲吹十多级,暴雨横泼冲山巅。军营不懈护设备,壁垒门窗保安全。风雨袭身"落汤鸡",忍饥耐渴卧室间。
    条件环境不唯苦,班组个人皆争先。主席著作日日读,军事技术天天练。官兵互爱兄弟情,以老带新进步显。雷锋精神大家学,五好红花挂胸前。
    身強力壮为建军,伙食改善大家愿。农副生产点子多,因势利导搞得欢。溪边开荒鲜菜众,喂猪放牛在山涧。炊事饮食勤调剂,节日共庆喜聚歺。
    军营战备日夜紧,社员村民忙支前。辎重设备众人抬,粮菜军需全靠肩。不分晴雨衣湿透,热汗洒路汇山泉。军民鱼水情谊深,革命传统代代传。
    战略之需军旅迁,我离九峰四十年。心中日日思战友,梦莹魂牵念此山。今朝重返归故里,让我园梦遂心愿。共叙当年战友情,九峰精神传万年!”
    急于进营区拍照,我打算率先从2号阵地下去。见我穿着短袖,俊英大哥抢步上前,说“刺太多,让我先走,我是长袖。”面对他瘦削的背影,我来不及说什么,只好默默地承受这份关爱。73岁的他,退伍后在煤矿工作,因故提前退休,回乡劳作,以养殖为主。历经起起伏伏,刚还完欠债。目前养了3000只水鸭,准备出售后就此收手。今天他放下鸭司令不当,上山开路,下山断后。因为时间太晚,为不耽误他鸭子归笼,下山时我极力劝说,他才略显歉意地先走,连晚上的聚餐都没有参加。此番重返九峰山,正是莆田战友们不顾自身家事私事和年事已高,通力合作,严密组织,吃苦在前,才有我们此行的顺利平安和完美收官。这种无私的奉献,恰恰是对战友兄弟情的最好诠释。
    走到1、2号阵地相夹的山凹处,小路与从天元岩上来的路相会合。继续向前,顺着曾经书写标语的山崖边,可以直接走上连接1号阵地和操场的石阶中部。站在石阶上,看得出来,往下通往球场的石阶早先长满了高高的茅草,前不久才被人用刀砍出一条路来。后来下山时,遇见几位年轻人持刀上山,才知道是他们在义务砍草开路。
    来到球场中间,环顾四周,遥想青春当年。整齐的脚步,踏出雄壮的旋律;响亮的口号,撼动巍峨的山岳。欢声笑语,荡漾丛林四野;矫健身影,驰骋云雾山间。抚今追昔,一干众人,再列一排横队,收进相机的镜框,留下难忘的今天:挺拔的身躯,让岁月压弯了脊梁;满头的青丝,或白发苍苍,或“地方包围中央”;青春的肌肤,沟壑纵横,饱经沧桑;手中的钢枪,不再闪闪发亮,换成助力的拐杖;庄严的军装,已经成为永久的奢望,只有那战友情怀,九峰精神,依然装在胸膛。
    沿石阶向上,走过难以辨认的营房,来到工作室下。旁边常走的小道,乱石嶙峋,容不得行人。前方的岗楼,满目疮痍,孤独屹立,依然雄伟。此次回归,激情爆棚的玉林战友格外兴奋,站在岗楼前,除了说“我也在此站过岗”外,还不忘戏谑在家的战友,高呼:“这是邓建华(警卫班战士,1979年湖南兵)的阵地,被我们占领了。哈哈!”进入岗楼,通过观察窗向四周观望,莆涵大地一派祥和之气,风景如画。
    再看工作室,条石垒砌,沉稳厚实。像一尊巨龟,静静地俯卧在山巅上。虽历尽磨难,仍坚韧不催。东墙左侧,约一米高处,嵌有一块奠基石,上刻红漆描注的“一九六五年五月二日 奠基 三〇八部队修建办公室”字样,彰显悠悠历史。走进略显昏暗的走廊,熟悉的电波声骤然响起,紧张忙碌的身影历历在目。听风判雨,坐实上报,熟悉的环节真想再来一遍。俱往矣,人去楼空,青春无悔。
    从工作室出来,我捧着相机意犹未尽,四处寻找难忘的历史。同行的战友感怀兴奋过后,扛不住饥肠辘辘,坐在过去的天线阵地旁,开始享用自备午餐。看似平静的面容下,掩饰不住内心的波动,一个个,都在脑海中翻看着历史的画卷。团结、紧张、严肃、活波,酸甜苦辣咸,一幕幕往事再上心头。远方散居在全国各地的战友,也在通过朋友圈,密切的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为我们叫好,鼓劲加油。看着大家实时转发的图片、视频,一同心潮澎湃,并肩走进军营,一起重温那热血激荡的岁月。远在沈阳,曾任副部队长的张文库战友发来消息,说连续两天关注着我们的行动,好像当年青春时光就在眼前,并向我们描述1963年前来试台时,挖坑支锅,木块倒柴油烧火做饭的情景。家住上海的1965年老兵吴世义战友,虽然没有在九峰山驻守过,一样的军旅情结,战友同心,当即激情创作,以《重上九峰山》为题,赠诗给重回九峰山的战友们:“那逶迤的山峦/保留着我逝去的青春年华/那里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附着着我青春的气息/那不知疲倦/缭绕在山峰的云彩啊/恰似我当年谱写的/壮丽诗篇/啊!/九峰山/英雄的山/你屹立在对敌前线/一马当先/万夫莫开/仰望你的雄姿/我热血沸腾/来到你的身旁/我心潮澎湃/虽青春不再/激情不减/愿作竹——坚劲向上宁折不屈/敢当松——傲雪凌霜永持高洁”。
    待第二梯队的战友们到达以后,休整完毕,我们共同爬上制高点,集体站立在山巅上,以高喊“九峰精神万岁”的英姿合影留念,完成我们心中最具崇高和伟大的现实意义及历史纪念意义的庄严仪式。
    蹉跎岁月堪回首,故地重游终有别。完成了所有规定动作,我们不得不背起行囊,惜惜告别熟悉的阵地。走几步一回头,还是过去战友离队时的同样心情。走到去操场的分路口,明明已经可以看见油机房的旧址所在,人也不可能过去,老技师李金模停了停,说了句“走了就没来过,还是看看吧”,缓步下梯,走进操场,去近处仔细端详......
    下山的路,我们选择从天元岩走。此路果然陡峭险峻,多处路段需四肢着地,在岩石上爬行。然奇峰异石耸立,风景多姿多端,别有一番天地。至天元岩,始有1300多梯台阶至山脚囊山寺。
登山归来,莆田战友设晚宴,一来为战友接风,二为庆祝平安顺利完成重登九峰山的壮举。此时,大家虽然劳累疲惫,却情绪异常高涨,仍然沉浸在胜利重返第二故乡的喜悦之中,心情不能平静。张昱老兄,还即刻口占一首,让义明兄记下:“离别四十年,重上九峰山。心情很激动,往事涌眼前。雾天出早操,变成老神仙。冬季日光浴,后山小溪边。每天四毛五,吃肉难上难。五七劳动组,战友争当先。军旅生活苦,磨练意志坚。难忘九峰事,常在梦中见。”
    席间,林金坤技师总结说,本次再登顶峰成功,为“战友激情,驻地召唤,天公作美,团队协力”的共同结果,“终于圆了二站战友几十年的夙愿。”大家尤其赞赏今天的路线选择,走了两条路,画了一个圈,是一个非常完美的结局,此生无憾了。的确,人生最美好的芳华,最艰苦的时光,最值得骄傲的往事凝聚于此,这里是我们人生的起点。从这里走出去,再回来,期间,我们每一个人走到今天,不都像走今天的山路,在磨难中向前,努力后成功,给人生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吗?支撑我们一切的,不就是那生长在心中根深蒂固的“九峰精神”?指引我们方向的,不正是那高高不朽的“海军顶”?
    一天后,我们收到了二站撤站时,时任队长田高富,以“老朽愧疚老兵”自谦发来的“迟到的信息”,既是对“九峰精神”的诠释,更是说出了几代海军官兵对“九峰精神”的共同祝愿:“对不起,手机坏了两天,迟到的信息。看到二站勇士们在时隔四十年后,以老当益壮的精神,重登九峰山,使我心情十分激动,许多往事历历在目。以高山为家艰苦为荣的大字标语,与其说是刻在山顶的巨石上,不如说是刻在每一个战士的心坎上。在艰苦的环境里,在单调的工作中,在枯燥的生话上,每个战士都能牺牲个人利益,倾心注入工作,多年如一日。真是不易啊!及时准确的工作貭量,荣获第一的比武较量,就是最有力和最好的说明。在这里我再次引用战士们高喊的,九峰精神万岁的口号,真诚地向勇士们表示祝福,并祝愿这种精神永远发扬广大。”

                                                                2018.10.29

DSC01772.jpg
DSC01777.jpg
DSC01838.jpg
DSC01814.jpg
DSC01860.jpg
DSC01931.jpg

汤兴光摄

汤兴光摄

汤兴光摄

汤兴光摄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120 收起 理由
小柯1 + 20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我要加分的人!
星空xingkong + 30
ptcyy88 + 70 确认过眼神,你就是我要加分的人!

查看全部评分

1

主题

23

帖子

23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莆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8: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详图见此链接:https://bbs.rednet.cn/thread-47853452-1-1.html

1

主题

225

帖子

3232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

莆币
1
发表于 2018-11-7 19: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友情深

1

主题

23

帖子

23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莆币
0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09: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

101

主题

2798

帖子

7105

积分

白金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莆币
55
发表于 2018-11-8 09: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我老了也有这么一群小伙伴

137

主题

1500

帖子

5548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

莆币
52
发表于 2018-11-8 11: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lihai l e

点评

故人庄 谢谢关注!  发表于 2018-11-8 21:18

81

主题

2246

帖子

6568

积分

白金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莆币
36
发表于 2018-11-8 11: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出来楼主真情实感流露

点评

故人庄 感谢雅评!  发表于 2018-11-8 21:20

100

主题

775

帖子

3175

积分

黄金会员

Rank: 6Rank: 6

莆币
60
发表于 2018-11-8 11: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能聚在一起好难得

点评

故人庄 确实不易。谢谢!  发表于 2018-11-8 21:20

29

主题

306

帖子

114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莆币
7
发表于 2018-11-8 11: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珍惜身边人

点评

故人庄 说得好!  发表于 2018-11-8 21:20

7

主题

433

帖子

96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莆币
4
发表于 2018-11-8 11:5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北的一群人因为一个地方相识,并拥有一段美好的回忆,真好!

点评

故人庄 莆田是个好地方。从军的经历给了我们一次好机会。保家卫国的日子真情难忘。谢谢赐玉!  发表于 2018-11-8 21:2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关闭
爆料有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